笔趣阁,全本免费小说

    钱舵主和张师爷对视一眼,皆暗暗道,“看来姓邓的所言非虚,不然,怎么这么巧,岳麓书院又派了执师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久闻大名,不知几位找钱某何事?”

    钱少卿对到访的三人没什么兴趣,他很清楚谢伟阳到此,即便真是蒋堂主指引,也多半是蒋堂主碍于面子的缘故。

    他早就受了蒋堂主的严令,近期他大智分舵没有旁的事,只专注于储备物资,整训队伍,为起事做准备。

    既如此,蒋堂主又怎么会安排其他事务来分他的心。

    谢伟阳看出钱少卿兴致不高,扫了一眼戴着斗笠的邓神秀道,“不知这位是……”

    邓神秀道,“我是钱舵主新招募的客卿。”

    说完,八风不动,端坐座上。

    钱少卿一肚子不痛快,也不能否认。

    谢伟阳哈哈一笑,“既然都是自己人,没什么不好说的。

    不瞒钱兄,我和柳兄到此,就是为了收拾邓神秀。

    贵会在淮东经营多年,我需要钱兄提供帮助。

    尤其是关于邓神秀的详细资料,对了,还有他母亲的下落,这位柳兄很感兴趣。

    除此外,就没什么好麻烦钱兄的了。

    还有,这位张先生,马上就要到汉阳走马上任了,收拾姓邓的,还不是手到擒来。

    当然,我和柳兄也绝不会让钱兄白忙一场。

    事后,必有一番心意。”

    钱少卿左右为难,不知如何接茬,邓神秀起身道,“舵主,邓神秀我听过,此人英明神武,英雄盖世,要杀他,可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钱少卿、张师爷,目瞪口呆,天下还有这么不要脸的?

    “我懂,都懂,价钱的事儿好商量。”

    谢伟阳以为邓神秀先提难度,是为涨价。

    邓神秀缓步朝几人靠近,行到柳朝先身前,“柳朝元是你什么人?”

    柳朝先吃了一惊,忽然明悟,柳朝元死在邓神秀手中,并不是什么秘密。

    “乃是家兄,阁下到底何人,缘何不以真面目示人?”

    他乃是锻骨强者,蛮霸惯了,非常讨厌邓神秀的说话方式。

    “在下汉阳邓神秀。”

    邓神秀从容解开斗笠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谢伟阳和柳朝先同时立起身来,张克清却没起来,瘫坐在了椅子上,眉心处多了个血洞。

    却是邓神秀毫无征兆,突施岩心针,瞬息解决了张克清。

    谢伟阳、柳朝先、张克清这个复仇者联盟,是相当严密的。

    谢伟阳奔着邓神秀来,柳朝先迎着刘氏去了。

    至于张克清,邓神秀早就听谭明说过,近期他可能要动一动,派来接任汉阳县察举官的,极有可能是谢家的人。

    没想到,张克清这么快就来了。

    此刻他先解决张克清,不是张克清最好解决,而是他不能容张克清开口。

    “同门相残,列位见笑了。”

    邓神秀风轻云淡地坐了回去。

    谢伟阳、柳朝先全看呆了,钱少卿、张师爷也瞪圆了眼睛。

    忽地,谢伟阳如梦初醒,高声呼道,“钱舵主,你这是疯了么,他是邓神秀,是邓神秀啊,还不拿下,拿下啊。”

    钱少卿仿佛蜡像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老谢,你若能活着出去,给淮东侯带个话,有什么事儿不能好好说呢?非要动刀动枪。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蹭地一下,两枚飞针迎着谢伟阳眉心射去。

    谢伟阳早防着邓神秀,大手一拍,整个茶几,瞬间横在身前。

    腾地一声轻响,砰,茶几跌落在地,谢伟阳眉心多出两个孔洞,整个人歪倒在了太师椅上,没了动静儿。

    仓啷一声,柳朝先提刀在手,满眼的震惊,仿佛见鬼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何境界。”

    柳朝先怒喝,丝丝浊气,朝邓神秀腾来。

    他看得分明,谢伟阳挡在身前的茶几,是硬梨木制成的,木板足有寸许厚,飞针能够刺穿。

    这得是什么修为。

    喝问才出,柳朝先长刀在空中化作一片烂银,十几把飞刀如电投出,直射邓神秀。

    “老钱,此人当面行凶,何等嚣张,你管是不管。”

    邓神秀展开八极游身术,满场游走,于此同时,灵力发动,只盯射向他头颅的两柄飞刀。

    超卓的灵力控制,竟然精准地捕捉到了两柄飞刀。

    但柳朝先飞刀劲力奇大,单靠灵力他没办法捉住,只能在飞刀上施加外力。

    嗖嗖两下,两柄飞刀从头两侧飞过。

    嘭嘭嘭,其他几柄飞刀,射中他腹心,刺破衣衫,被金丝甲弹开。

    钱少卿恨不得生吃了邓神秀,他没想到此人如此凶悍,转瞬之间,连灭两人。

    张克清也就罢了,谢伟阳明显已是明劲巅峰强者。

    最麻烦的是,邓神秀灭了谢伟阳,等若是斩断了他的后路,他真是有苦说不出。

    “老钱你再不出手,老子就死在姓柳的刀下。”

    邓神秀忽然顿住身形,任由柳朝先迎头一刀砍落。

    说时迟,那时快,邓神秀才要错步避开,一柄秋水长剑隔开了柳朝先的大刀。

    钱少卿出手了。

    他没办法不出手,总不能看着邓神秀真死在此处。

    此人一旦身死,极有可能导致整个大智分舵搬家,破坏蒋堂主大计。

    这个罪名,他承担不起。

    若是张克清还在,他或许还能向张克清打听一下消息。

    谁料姓邓的下手太狠太快,上来就干掉了张克清,断绝了他探问消息的希望。

    思前想后,他竟只剩了护住邓神秀这一条选择。

    铛铛铛,钱少卿和柳朝先展现出了超卓的武打特效,一刀一剑,光影交织,满室生风。

    嗖,嗖两声,钱少卿一剑削飞了柳朝先的头颅,头颅腾空之际,可见一个血洞正中眉心。

    却是邓神秀枉顾江湖规矩,趁钱少卿和柳朝先战得难解难分之际,出手偷袭。

    他如今的修为今非昔比,偷袭的威力,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柳朝先单战钱少卿,都已经很吃力了,哪里防得住邓神秀的电闪岩心针。

    望着柳朝先眉心处的孔洞,钱少卿后脊梁一阵阵发寒,暗暗道,“洪承真特么该死啊。”

    他觉得当初听信洪承的计策,去弄邓神秀来要挟邓孝先,简直就是今生做的最愚蠢的决定。

章节目录

仙师独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想见江南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见江南并收藏仙师独秀。

顶部